1. <dl id="0rhzz"><s id="0rhzz"></s></dl>
          1. <output id="0rhzz"><font id="0rhzz"></font></output>

            <dl id="0rhzz"><ins id="0rhzz"><thead id="0rhzz"></thead></ins></dl>
            <dl id="0rhzz"></dl>
            <dl id="0rhzz"></dl>

          2. <output id="0rhzz"><ins id="0rhzz"></ins></output>

          3. <output id="0rhzz"><ins id="0rhzz"></ins></output>

            <bdo id="0rhzz"><dfn id="0rhzz"><blockquote id="0rhzz"></blockquote></dfn></bdo>

                <dl id="0rhzz"></dl>
                1. <dl id="0rhzz"></dl>
                2. <output id="0rhzz"><s id="0rhzz"><nobr id="0rhzz"></nobr></s></output>
                  <li id="0rhzz"><ins id="0rhzz"><strong id="0rhzz"></strong></ins></li>

                  <dl id="0rhzz"></dl><dl id="0rhzz"><ins id="0rhzz"><thead id="0rhzz"></thead></ins></dl>

                  <li id="0rhzz"></li>

                3. <input id="0rhzz"><font id="0rhzz"><td id="0rhzz"></td></font></input>
                    <dl id="0rhzz"></dl>

                    经济动力学74: 媚俗、阶级与经济学

                    时间:2019年03月27日 13:26:00 浏览:

                    [摘要] 人类对自然规律的认知有限,为了给所见事物做出解释,会杜撰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例如认为下雨是龙王在布雨。当类似认知被整个群体都接受,它们便成为某种标准答案。这种群体性的非理性认知会带来群体性的行为后果,例如遇到干旱人们会祈雨。随着科学的进步,?#34892;?#38169;误的认知被修正,?#34892;?#34892;为也就日渐消失。这类并无根据却被群体广泛接受的认知和行为规范,被称为迷信。

                    正文

                    2019年03月27日 13:26:00

                    人类对自然规律的认知有限,为了给所见事物做出解释,会杜撰一些似是而非的答案,例如认为下雨是龙王在布雨。当类似认知被整个群体都接受,它们便成为某种标准答案。这种群体性的非理性认知会带来群体性的行为后果,例如遇到干旱人们会祈雨。随着科学的进步,?#34892;?#38169;误的认知被修正,?#34892;?#34892;为也就日渐消失。这类并无根据却被群体广泛接受的认知和行为规范,被称为迷信。

                    人类对社会规律和社会现象的认知有着同样道理。为什么会有贫富差距?为什么有的工作赚钱多有的工作赚钱少?人们总有办法合理化一切所见社会现象,虽然解答未必正确,但一旦被广泛接受,便以为有了“标准答案?#20445;?#22240;为“大家都这么说”。在集体认知下,一些共识被披上真理的外衣,无论它实际上有多荒谬。更重要的是,这种认知会带来阻碍社会反思的表面上的共识和情感共鸣。例如,美国早期有色人种所处的不公境遇被“种族低劣”、“本性懒惰”这样的认知所合理化,甚至一些有色人种自己?#32423;?#27492;认可。米兰昆德拉说,哭不是因为想哭,而是因为人们觉得应该哭,笑不是因为想笑,而是因为人们觉得应该笑。个人的理解与情感已经不重要,群体已经帮忙做出了选择。这就是媚俗。它在很多地方发生,也时常被利用,宗教场面人们的热泪盈眶、传销场面人们的激情高昂。

                    自然科学尚可以通过实验检验,所以迷信易破,改变人类对社会的认知和由此产生的群体规范却困难许多,因而媚俗难除。

                    媚俗巩固与强化了社会的阶级性。历史上的普遍现象是,人与人之间因其出身、肤色、种族不同而在生活中有巨大差异。媚俗合理化了这种差异,从基因、个人素质、群体性格特征?#30830;?#38754;认定,这些差异是合理的必然结果。直到今天,“穷人的贫穷皆是因为其懒惰、素?#23454;?#19979;、不守信用”这样的观点依然俯拾皆是。而当劣势阶层无力改变自身处境时,甚至会主动迎合这种媚俗,承认这些问题,攻击媚俗的挑战者。比如美国历史上,改变命运跻身上流的黑人受到来自同胞的敌视和攻击要高于来自白人的。

                    媚俗对经济体系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是在对分配的固化上,媚俗合理化了优势阶层取得的较大分配,迫使人们接受分配结果,从而使得产生这种结果的不公正机制得以保留、难以纠正。

                    从第二章《王朝的?#35272;!分?#36947;,在货币总量有限、货?#39029;?#31215;不可避免的情况下,王朝为了实现总体稳定,减少通货紧缩的发生,要求大多数下层阶级勉强维生,而小部分可控的上层阶级占有大量的产出分配和货?#26131;?#28304;。在《14、货币配置于经济体系稳定?#20998;?#30693;道,货币配置的不均衡使得下层阶级应对冲击的能力大为减弱,让更多人易受风险冲击而被击垮。

                    然而,只要有人可以挺过冲击,无论在概率上有多侥幸,都会成为整个社会体系正当性的理由。

                    “没钱缴税?为什么张三有钱缴税?

                    房价太高买不起房?为什么李四家?#31456;?#20102;新房?

                    没钱娶媳妇?为什么王五刚娶了?#31185;?#20142;媳妇?

                    别说世道不公、上头?#26696;?#21482;怪你自己不努力”。

                    于是,媚俗把社会的普遍性问题用小概率事件精?#38590;?#30422;起来,既有的一切便都是伟大光荣而正确的,社会丧失自我纠偏的能力,直到灾难降临,王朝颠覆。

                    媚俗常被上升?#38454;?#25945;层面。例如在佛教中,一切皆是因果,今日所享之福,皆是昨日所结善缘,今日所遭之罪,皆是昨日所造冤孽。似乎一切有了合理解释,上层阶级大鱼大肉,下层阶级易子相?#24120;?#37117;变成?#20439;允称?#26524;,谁也?#20849;?#24471;。

                    直到近现代,媚俗依然以类似的面目出现。马克斯·韦伯(Max Weber,1864-1920)就注意到,在新教的伦理体?#30340;冢?#26377;钱人的富有来自于上帝的青睐,是“眷民(the chosen)”的征兆。反过来说,为了证明自己属于眷民,则应努力赚钱,这构成?#20160;?#38454;级敛财热情的宗教源头。韦伯把这些内容写进了《新教伦理与?#26102;?#20027;义精神》。就这样,分配的不公变成了神的?#23478;猓?#20248;势阶级愈发肆无忌惮。富人成为上帝的荣光,则穷人便要背负原罪,臭名昭著的穷人法案(the poor law)就此出台,上层阶级把下层阶级逮捕起来,?#31185;人?#20204;进行高强度劳作,却只支?#37117;?#20302;的报酬,声称贫穷即是他们的罪,辛勤劳作而不得回报乃是赎罪。

                    然而,更让人唏嘘的是,穷人法案的时代从未?#24230;ィ?#23427;只是变换了面目。在《54、次贷危机》、《61、欧债危机》我们知道华尔街对世界各经济体系都造成了惊人破坏,而他们自己在经济?#27604;?#26399;大发横财,又在他们亲手吹大的?#20160;?#27873;沫破灭时,拉拢、勾结、?#36130;日?#24220;印钞救助,再次攫取暴利。如果说狄更斯笔下的《雾都孤儿》(Oliver Twist)描绘的是一个穷人法案的时代,法律与社会体?#31561;们?#20154;更加贫穷,那么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富人法案的时代,全世界的经济运行、法律法规、政府干预,都在帮助富人更加富有。

                    而古典经济理论对造就这一切“功不可没”。在所?#38454;?#30001;竞争的假设下,人们的贫富差异来自于每个人劳动效率和资源禀赋的不同,于是只要是自由竞争的,那么贫穷就来自于人的懒惰或天赋不够,富有就来自于勤奋、天赋与吃苦耐劳。这种说法,与贫穷来自于冤孽、或者来自于未达到上帝恩宠,富有来自于善缘、来自于上帝的恩宠,又有多大区别呢。

                    与古典经济学理论所描绘的世界不同,所?#38454;?#30001;竞争从未存在过。当美国的医生作为高收入人上人生活时,中国医生的收入水平却难跻身社会上流。那么,是因为中国医生太多竞争太激烈导致的医生价格较低吗?显然不是,中国是人均医生配置最低的国家之一。难道医生们应该像古典经济学所鼓励的那样,放弃自己至少8年的医学教育,去“自由竞争”能够提供更高薪水的金融岗位吗?而人们又要怎么去“自由竞争”与行政权力、权贵阶层的裙带关系?

                    古典经济学宣称的,所谓的自由市场也从未存在过,所?#38454;?#30001;市场的?#34892;?#24615;也从未得到验证。人们只在经济?#27604;?#26399;高举市场万岁的旗帜、高唱哈利路亚,哄抬?#20160;?#20215;格、大把制造账面效应、沉溺于财富幻觉中,然后在流动性危机到来时,又呼吁权力搬出印钞机。危机时刻的,市场失灵变成政府不当干预的机会,在《30、政府干预》与《55、经济周期?#20998;?#30693;道,政府总是能够把事情搞得更糟,打断经济体系的自我修复进程,使分配的结果更不公平合理。这让人想起狗熊给?#31859;?#20998;?#26696;?#30340;故事:

                    两只?#31859;?#20570;了一只?#26696;猓?#21364;为怎么分?#26696;夥赋睿?#20182;们请来狗熊帮忙分?#26696;狻?#29399;熊一刀把?#26696;?#20999;成一大一小两块。?#31859;?#35828;这怎么行,狗熊说没关系,又把大?#26696;?#20999;出一小块赶忙?#32536;簟?#36825;样,原来的大块?#26696;?#21464;得比原来的小块?#26696;?#36824;要小。狗熊又一刀切向原来的小块?#26696;猓?#20999;出一部分自己?#32536;簟?#36825;样反复,?#31859;?#30524;见着?#26696;?#36234;来越小,狗熊吃的越来越多,?#27425;?#21147;阻?#26500;?#29066;的继续这样干。

                    虽然上面的故事寓意明显,但不如把话说得更明白些。?#31859;?#20415;是中低层劳动者阶层,狗熊便是权贵阶层。一开始权贵们掌握着土地、房地产、金融?#20160;?#31561;资源,不断抬高价格,让中低阶层付出很高的代价才能买到这些?#20160;?#32780;当中低阶层想要享受?#20160;?#20215;格上涨开始出售时,这些?#20160;?#30340;价格就会受到流动性危机的影响暴跌,这时中低层劳动者又让权贵滥发货币以稳定价格,滥发的货?#20197;?#19968;次从中低层那里切走一大块?#26696;狻?/p>

                    古典经济学为狗熊提供了大义名分,?#20160;?#20215;格的上涨是合理的,滥发货币干预也是合理的。与其他媚俗同根同源的古典经济理论的媚俗,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把有着荒唐一面的现实的一切都说得合情合理。

                    于是,人们又一次可以尽情嘲笑穷人与弱者,可以笑贫不笑娼。只要成功暴富,敛财过程中的一切不择手?#21361;?#37117;会被吹捧成发现与顺应了经济的规律。社会达尔文主义横行无忌,经济体?#24403;?#25104;了优胜劣汰的丛林,既?#32654;?#30410;者们不仅享受与占有更多资源,更是“自由市场”的适者。这有理有据的媚俗,让少数人理直气壮地以公众利益与资源环境的代价,赚的盆满钵满,让受害者空有怨气?#27425;?#22788;发泄,让救济变成伪善。而当百年以后,人类回过头看今天的历史,或许与今天去看穷人法案的时代一样,为曾经愚昧无知的程度感到不可?#23478;欏?/p>

                    经济动力学以一种更为客观中立的姿态对这种媚俗做出了抗争。

                    第一章《基本模型》给出了价格体系、储蓄变动与分配的关系,指出任何一种生产、储蓄配置与分配的结果都可以表示为某种价格体系作用下的结果。理论中没有任何分配上的倾向性。现实中,综合考虑的话,任何一种分配结果都很难比较优劣。

                    第二章《王朝的?#35272;!?#32473;出了“穷人更穷、富人更富”这样的经济发展趋势会导致经济体系不稳定,并给出了具体的发?#23396;?#24452;。但没有给出穷人应不应当更穷、富人应不应当更富的判断,只是给出了一个事实:本位?#36139;认?#23500;人想要更富就不得不面对社会稳定性问题。

                    《21、无效产出与消耗结构?#20998;?#20986;,不存在自然的机制,让带来经济增长的部门享受到经济增长带来的益处,对创新创造也就没有自然的激励机制,《附录一》还有?#30333;?#20248;解不可达”定律,这些都说明,无论在生产还是在分配中,经济体系不存在一种自然而然的调节机制,能够真正?#34892;А?#27491;确地调配全部的资源,这与古典经济学理论声称的“自由竞争市场既可以让经济体系达?#38454;?#20248;配置”的结论大相径庭,也让经济学避免落入媚俗的巢臼。

                    当前的社会很大程度上已经是一个经济社会,经济学构成了社会理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这种时候,更应该看到经济理论的局限性和现有经济理论的错误。与其他任何一门学科一样,经济学有机会成为一个客观的理论体系,而不是今天这样,在多数时候仅仅是一个合理化一切经济现象与经济问题的媚俗工具。

                    文/二律背反的一灯如豆 

                    作者不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39318;?#21512;,未来5个交易日内也不打算买入或做空。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25945;ā?/p>

                    打赏

                    发表评论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